泰无聊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一键登录

查看: 11855|回复: 6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文学交流] 新城市志怪——80中年的后现代生活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5-14 11:18:57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     有人说,城市志怪是人们生活中负能量的汇聚,他们充满了恐惧、黑暗、懦弱、悲伤,看似荒诞而不可经闻,却又是映照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。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可能遇到过一两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志怪,这些志怪像无处不在的背后灵,有时候如影随形,让人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;有时候缥缈无踪,猛一回头却心惊胆战,如履薄冰。我的“志怪故事”是从半年前的一次离职开始的。
   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
收藏收藏 顶 踩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4 11:50:17 | 只看该作者
      我是土生土长的J县人,毕业后就留在了Z城工作。离乡漂泊十余载,虽不说能够衣锦还乡,但也能无愧于心。中国有句老话——“父母在,不远游。”17年春假,突然发现父母头发已经有了白霜,又想到自己的工作性质不能时刻接应照顾,深深觉得自己为人子女真是做的不够到位。于是迅速办完了工作交接手续,收拾好行李打包踏上了归乡路。本以为这趟归途是多年来魂牵梦绕的故土重回,却不料遭遇了两年后的我个人所闻所未闻的、如同背后灵一般的奇特“志怪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4 22:36:52 | 只看该作者
       这个噩梦一般的志怪,是从我与J县某个拥有亿级注册资本的公司ZWKJ签订合同之后开始的。为了避免对一些人的现实生活造成影响,这个故事亦真亦假,列位看官且当闲时娱乐,适当的从我的经历中汲取一些教训,避免如同我一样,在这种仿佛约定俗成的“志怪”规则下午夜梦回,如芒在背。从Z城回来之后一切看似都是顺利的,虽然离开了熟悉的朋友和同事,但索性父母年轻时工作不错,退休之后赋闲在家也对我多有鼓励;10年的工作也为我积累的丰厚的经验,虽然 ZWKJ的工作条件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,但故土难离是每个人的自身的“惰性”,沉沦于此的我也甘之如饴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4 23:17:11 | 只看该作者
同一批入职的大约有20个人,里面最年长的是老A,年级最小的是小L,大家来自五湖四海,倒只有我是土生土长的J县人。等和这批同事混熟了,老A才告诉我,他本来是临近Y市某公司的项目经理,因为Y市工程这几年不好做,看ZWKJ开价高便来了这里,进过不正规工程公司的一些看官可能知道,除了国企和正规大公司,一般的小企业都会对在项目上的员工采取一种变异的年薪制度,即每个月只发大概一两千元的“生活费”,大头年底拿,至于ZWKJ这样一个号称以亿计数的甲级企业为何也如此,估计只可以“约定俗成”一词来解释了。老A的工资是我们这里最高的,公司口头约定的大概为20W+,而我在其中则为中等,约定年薪为15W+,这个薪资虽然整体不算高,但在小城里亦能温饱。列位看官可能会有疑问,为何工资要以“口头约定”,缘由无他,只因入职后公司提供的合同为“空白合同”,即只有一般框架,内容薪资等一概全无,只待劳动者签字便可交差。这一骚操作陷阱重重,作为成年人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,若以后出现劳动纠纷,法律不予支持,希望列位予以警戒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4 23:19:22 | 只看该作者
刚到公司那天,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女士,齐耳短发,微胖的脸上似乎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,旁边的人都喊她W总。见到我们来,W总看着还挺和气,让秘书端了茶,等20个人到齐了,W总突然说:“大家现回去休息几天,这几天把身份证什么的都留下,公司集体给你们买动车票,三天后集体去C城。”
C城?”最年轻的小L惊讶的喊了出来。不外乎其他,在和Z公司签合同之前,负责人说工程会在附近一带,C城距离J县少说也有1800多公里。老A这个时候也开口了:“W总,之前说的好像不一样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好了!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怎么想的,”W总突然站了起来,面上也带着一丝不耐烦,“到外地去拿双倍工资,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“双倍工资。。。”大家都沉默了,W总坐下来抿了一口茶,摆了摆手说道:“就这样吧,先把身份证交到隔壁小乔那边,回去收拾收拾东西,三天后出发。”
回到家后,我沉默了,正抽着烟想着该不该去C城时候,父亲钓鱼回来了,看到他拿的鱼竿我突然有一阵烦躁。掐掉烟和他说明了原委,他也愣住了一会儿,突然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,说道:“别担心我和你爸妈,你还年轻,正是立业的好时候,我和你妈身体好着呢。”
我眼眶突然有点湿润,道:“那小U那边。。。。”父亲突然拿走了我旁边的打火机,也点了一支烟,道:“孩子的事情你不要担心,该解决的事情总会解决的。”小U是我的儿子,16年底我和我的前妻T离婚,孩子已经8岁,喜欢粘着妈妈,所以说尽管最终的协议是儿子归我,我还是选择净身出户把Z城的一切都留给了她,这次回来也有为儿子的将来考虑的层面。
故土难离,故土难离!三天之后,我又背起了行囊,为了生活,离开了父母出外闯荡,属于我的“志怪”故事则刚刚开始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5 13:51:17 | 只看该作者

第一章 闹鬼的工地

    来到C城已是3月中旬,天气微凉,却又不像J县那样冷的彻骨。我们一行20人坐地铁过了X江,来到了Z公司驻C城的分公司处。说来奇怪,在C城的分公司原则上是独立的法人,几乎10个亿的项目都在C城本地,但员工几乎很少是C城本地。
    还没等我们多想,C城分公司一把手大W总来了,因为公司W总很多,所以为了区分,大家都喊他大老W。大老W先做了下自我介绍,随即对我们20个人做了工作分配:年长的老A和我、小L15个人分到了临近的HQC别墅项目上,另外五个去了20公里开外的高层项目。在去别墅项目的路上,司机和我们谈起了大老W,原来这大老W是公司的牛人,据说是包工头出身,最开始分包了Z公司的小工程,后来见他能力强,大老板CGP就力邀他加入C城分公司,不到三年就在C城打下了一片天地。前年年会,大老板为了表彰他,不仅送了他一辆AUDIA6L,还赠送了公司的一部分股权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15 15:05:13 | 只看该作者
    司机话音刚落,老A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只见他脖子上青经暴涨,脸色通红,好像通不过气似的双手紧掐着自己的咽喉。这一下可吓坏了我和小L,只能死死地抓住他的双手不让他有所动作,我让小L抓紧他的手臂,自己则拿毛巾塞住了老A的嘴,防止他咬到自己的舌头,眼看着老A眼白都翻出来了。司机大哥赶忙靠边停车,跳下车一把拉开了后座的车门道:“我看这大哥是有癫痫病,快把他抬下来,在里面碰到很容易骨折。”说罢便和我们一起把老A抬了下来,我也腾出手打了120的电话。可能真是癫痫发作,不一会儿抽搐的老A就停了下来,这个时候正巧救护车来了,司机大哥对C城比较熟,他把车钥匙交给我自己陪着老A上了救护车。
       C城是出了名的雾都,现在回想起那天的事情只觉得脑子里面一阵空白,眼睛里似乎灰蒙蒙的,唯一的印象便是救护车白色的车尾和那刺耳鸣笛声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© 1998-2019 T56.net All Right Reserve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博聚网